如何避免大脑短路?用心理学分析重庆公交车坠江案

2018-11-04 17:02:59    所在频道:  最新    来源: 科学大家

  重庆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一乘客与司机争执互殴致公交车坠江

  一、坠江事故的残酷真相

  10月28日10时许,重庆市万州区一大巴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15人因此遇难,引发众多媒体和网友关注。车辆打捞上岸后,经重庆市鑫道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鉴定,排除因故障导致车辆失控的因素。事发时天气晴朗,事发路段平整,无坑洼及障碍物,行车视线良好,也排除天气和路况因素。11月2日,据车内黑匣子监控视频显示,公交车坠江原因系乘客与司机激烈语言争执,然后用手机攻击司机,司机还手致车辆失控所致。

  二、事故链语境行为分析

  根据公安机关综合前期调查走访情况和车辆内部视频监控,还原事发当时事故链,按照语境行为科学的理论对此进行语境行为分析:

  1、10月28日凌晨5时1分,公交公司早班车驾驶员冉某(男,42岁,万州区人)离家上班。据调查,冉某事发前几日生活轨迹调查,其行为无异常。事发前一晚,驾驶员冉某与父母一起用晚餐,未饮酒,21时许回到自己房间,22时冉某在家中唱歌,精神情况正常。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他由于和妻子的关系不好,最近几年,冉某都是一个人跟着父母一起生活。事发当天凌晨5点24分,冉某曾登录某K歌软件,演唱了一首《再回首》,冉某个性签名为“没事的时候唱唱歌可以缓解压力”。

  从冉某的背景情况可以看到,他出事当天是早班车司机,似乎一切行为正常。但是他当天选择演唱《再回首》值得分析。这是一首伤感的情歌,任何人唱起来都会引发无限的伤感“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这首歌并不是当下流行歌曲,选择这首歌可能与他的心境有关,也许与他的婚恋状况有关。他与妻子的关系到底如何?也许只有他的妻子知道。他有没有其他情感纠葛?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从他的个性签名可以看出,他还是充满压力的,因此,他才喜欢经常唱歌减压。做为42岁的男性,与妻子分居几年,是否有孩子?与孩子关系如何?目前媒体中没有相关消息,也许大家也不愿意打扰他的妻子,随着后续事故处理进入法律程序,他妻子必然要出面处理。

  难道他的家庭婚姻状况与这起交通事故会有关吗?

  是的,根据语境行为科学的理论,任何行为都是在内外语境下发生的,只有了解内外语境,才能理解、预测、控制行为,不然我们就难以理解他被乘客刘某激怒与还手而且没有应对好车辆突发状况这一行为。不能理解就不能预防和控制下一场交通事故灾难。虽然这一事故,冉某不负主要责任,但是,其行为仍然违反了《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涉嫌犯罪。

  我们来分析一下,他是一位24年驾龄的老司机,自然知道双手离开方向盘多么危险,也应该知道如何紧急刹车,而且开公交车已经6年,一定处理过很多行车过程中的突发状况,但是从视频看,他并没有处理好这些问题。在刘某语言攻击他的五分钟之内(从10时3分32秒至10时8分49秒),他既没有减速靠边停车,也没有缓和与刘某的矛盾。相反,他显然是被乘客无理取闹的语言攻击给激怒而失去理智了。他为什么会失去理性?这与他的内外语境密切相关。人们的内部语境包括情绪状态、态度、信念、生理状况等,他选择唱《再回首》这一行为及个性签名“没事的时候唱唱歌可以缓解压力”的行为,内部语境明显是伤感的,消极的,充满压力的,这契合他与妻子分居的外部婚姻语境,也与父母、哥哥及侄儿、父母住在80平米的房子里的生活状况等外部家庭语境契合。

  2、9时35分,乘客刘某(女,48岁,万州人)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驾驶员冉某未停车。

  在这个环节,刘某显然是注意力不集中,没有听到冉某的提示,我们没看到相关车载监控视频,不知道刘某是因为什么没有听到司机提醒,但是,可以推断出,她在这一过程中注意力一定是被内部语境或外部语境吸引了。也许在考虑问题?也许在看手机?也许在打电话?她有什么内部语境,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从北青报记者报道中了解到,女乘客刘某与男友在重庆万州区经营一家布艺馆,显然,她应该是到店馆工作,错过这一站后,就要到下一站下车,步行返回来,可是,显然要绕过桥了。这也许就是让她产生愤怒情绪及言语攻击的外部语境。

  3、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驾驶的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某解释、争吵,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并相互有攻击性语言。我们没有看到监控视频,不知道他们在争吵什么,但是,可以推断一下他们的行为。一定是刘某希望司机能中途停一下,能够早点下车,不跑太远的冤枉路,而冉某一定是坚持原则不能中途停车下客。这个过程中,很可能是刘某先语言攻击冉某,而冉某的负性心境在此刻必然被激发出语言还击的行为。在这种双方争吵的语境下,有经验的老司机会怎么做呢?一般是尽量不与乘客发生语言冲突,缓解矛盾,好言相劝,或者干脆不接话,冷处理。遗憾的是,冉某卷入了语言冲突和语言攻击。也许,这种攻击与他的婚姻状况有关,假如他有一个幸福的婚姻,情绪就会比较稳定,也许会按照“好男不与女斗”的做事原则处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短短五分钟过程中,车上的乘客是怎样反应的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知道的是,没有那位乘客出来阻止这种影响驾驶安全的行为。这是目前的社会心态语境,也是宏观语境,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或发生在发达国家,也许会有人站出来劝阻事情的发展。我们这个社会,管闲事的人没了,都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国青年报的中青评论提出“雪崩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乘坐在社会这一辆车上,如果有人违规违法违反道德,我们视而不见,没有人站出来维护社会规则,社会的车子就会出事。所以,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十分重要,只有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是根本解决之道,“心安,是国安也;心治,是国治也。治也者,心也;安也者,心也。”

  4、10时8分49秒,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

  随着双方语言相互攻击,特别是侮辱性语言攻击,内部语境很容易发生突变,让人大脑短路,情绪爆发,摆脱理性的控制,导致攻击行为的发生。刘某的行为明显是极度危险的违法犯罪行为,置公交车安全和一车人的安全于不顾,为什么会有这一不理智行为?我们从工人日报重庆融媒体报道中看到,肇事女子刘某已离婚,也许她在婚姻生活中也经常有家庭暴力,也许她在生活中存在着暴力的外部语境,暴力和创伤会在人际间不断传递。另外,从她的年龄判断,48岁的刘某可能已经进入更年期阶段,神经系统稳定性明显受激素变化的影响,很容易被激惹而失去理性,这是可能的内部语境。

  5、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刘某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冉某一边开车,一边还击,显然是被愤怒情绪和本能反应控制了。愤怒情绪很容易激活大脑内部储存的创伤记忆网络,从而行为反应不再是理性的选择而变成了自动化防御反应,这基本是内部语境决定的。因为刘某的第一次攻击显然是愤怒情绪的攻击行为,不会威胁到冉某生命安全,但是,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冉某的回击十分用力,这又引发刘某的二次攻击,也只是打到冉某肩部。而冉某不仅仅是回避,而是再次放开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这一动作需要身体倾斜,明显重心偏离座位,方向盘在这一刻发生了大幅度偏转。

  6、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当冉某保护性地往左急侧打方向盘时,已经失去稳定性,这时候由于车速较快,加上对面有红色小轿车驶来,冉某的内部语境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失去和谐一致,完全处在本能性反应状态,而外部语境是大桥上的保护栏杆设计无法阻止车子高速撞击,悲剧于是便发生了。

  三、痛定思痛的反思

  相信每个人看到这一监控视频都会谴责女乘客刘某,都会为乘客最后绝望的惊呼感到心痛,作为心理学工作者,我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向交通安全管理部门及大众提供有用的专业建议,以阻止下一场悲剧的发生。

  语境行为科学(CBS)是把行为放到内外语境中进行分析的科学,是以一定的精度、广度和深度有效描述、预测和控制语境中个体和群体的行为。通过对这一交通事故的事故链语境行为分析,可以看到一些明显的事实。

  1、婚姻家庭外部语境是事故行为的重要根源

  司机冉某处于分居状态,乘客刘某处于离婚状态,他们的婚姻家庭语境相似,都是人到中年,婚姻并不幸福。而这一语境可以反映出他们曾经经历过生活的挫折,而愤怒情绪、语言暴力、身体暴力总会发生在不幸的家庭中,而这样的暴力造成的创伤记忆可能会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境下被任何负性线索激活,这是创伤心理学中的“扳机效应”,谁会躺枪呢?具有偶然性,但是,扣动扳机,确是必然的。

  而当今社会太多家庭处在破裂状态,很多婚姻中都存在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如果要预防下一场车祸,不仅仅需要加强法制教育,从法理上建立防护网,也不仅仅需要加强驾驶室安全防护,从物理上建立起防护栏,更要加强社会心理体系建设,建立起心理的保护层,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幸福的追求。

  公交公司对于司机的管理需要有心理档案,了解司机的婚姻状态和情绪状态,对于处在离异、分居或闹离婚的状态的司机,需要提供必要的心理咨询服务,帮助司机处理好家庭婚姻矛盾和心理创伤。

  民政部门在办理离婚手续时,应该做一些调查,对离婚者应了解有无家庭暴力,有无心理创伤,对于有心理创伤或家庭暴力者应该提供心理咨询或辅导。

  2、安全事故需要加强心理行为分析

  以往处置交通安全事故时,大多考虑道路设计问题、车辆故障、行车操作问题、车辆管理、司机身体疾病等,虽然也考虑司机心理情绪状态,但是,大部分都归因于麻痹大意或侥幸心理,而这些心理因素往往无法预测和控制,自然不好预防。

  另外,近期也有多起乘客因为错过站而夺司机方向盘的事件发生,不良乘客大多被根据严重程度处以不同的法律处罚,而事后很少分析司机在应对过程中的行为问题,因为司机似乎是无辜和无责的。但是,仅仅是处罚不良乘客显然不够,因为不良乘客因为各种原因层出不穷,靠法制教育似乎无法有效管控这一风险,往往事倍功半,因为法治社会建设需要漫长的进程。其实,每一次事故后如果对司机的言行态度或应对策略进行心理行为分析,找到问题发生的语境行为规律,从公交公司角度改善管理,才能事半功倍。司机冉某如果训练过如何有效应对刘某这类乘客闹事,也许就可以避免这一悲剧。

  3、人人都要学会管控愤怒,避免大脑短路

  诸多类似乘客攻击司机的交通安全事故中,都存在着双方愤怒情绪释放,导致不理性行为发生。当乘客与司机发生言语争执的时候,双方都需要及时管理愤怒情绪。

  愤怒情绪是情绪中枢本能的情绪反应,往往在遇到威胁、遭受攻击、受到侮辱、自尊受伤等情况下引发愤怒。愤怒时往往伴随言语和身体暴力攻击,特别是不善于沟通表达的极端内向者,有过创伤记忆的个体或有严重精神障碍的患者,在愤怒时会采取极端行为。秦皇岛因一个西瓜导致三人死亡的案件就是典型的愤怒导致激情杀人和自杀。而这次案件中双方明显被愤怒情绪控制了,大脑出现“短路”现象,这是在愤怒的时候,大脑皮层下情绪中枢脱离大脑皮层抑制的心理现象,这时候正常认知功能丧失,表现出本能的保护性或攻击性反应。因此,每个人都要学习控制愤怒情绪,也许你不惹别人,别人会惹你,发脾气是本能,控制脾气才是本事,能像韩信一样理性处理胯下之辱,才能避免因口舌之非导致性命丧失。

  正如新华社微博发评论 “生活中,情绪难免起伏,但须时刻谨记敬畏生命、敬畏规则、敬畏秩序,理性、平和,多一些推己及人的宽容。不放任自己,不纵容他人,生活方能平安美好”。

  当我们上了一辆公交车,我们便与司机签署了安全协议,我们把身家性命托付给了司机,我们就要敬畏规则和秩序,没有谁再是孤岛,没有谁再能旁观。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情绪负责,遇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互相理解而不嗔恨,互相包容而不纵容,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管理好愤怒,避免大脑短路。

  撰文 | 祝卓宏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应急心理行为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公务员心理健康应用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