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青岛的海洋文化推而广之 一场科普展的背后

2015-08-11 17:22:22    所在频道:  知识    来源: 青岛日报


  200余幅图文并茂的展板,前期准备历时近3年,主创人员平均年龄72岁,研究员职称比例超过70%,考察足迹几乎遍布青岛所有区市的历史遗迹和博物馆。

  这是一支特殊的科普队伍,近20位来自海洋情报、海洋地质、海洋生物、物理海洋等涉海前沿领域的已退休科研人员自发集结组队。老骥伏枥,只为一个目的:将青岛的海洋文化推而广之。

  一场特殊的图片展“2300年前沉没于塞浦路斯北部海域……古希腊就有这么大的船啊!”在市图书馆展厅,六年级学生相俊言和田震正在观看 《海的故事·世界篇》图片展。

  来来往往观展的人应该很难想到,这场图片展背后有着一个强大的科研阵容,课题组成员是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地质研究所和国家海洋局一所等单位退休的科研人员,他们自发启动了这场海洋文化的研究与普及。

  今年1月9日起,《海的故事·青岛篇》开始在岛城各地巡回展览,单是市图书馆的一场展览,就有5000余人次观展。此次展出的《世界篇》是他们最新的“科研成果”.

  人类史上第一次有记录的海战场面,今天能看到的人类最早的一艘船,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水”字,今天能见到的最早的海船残骸……从海洋的视角出发,古希腊、印度、埃及、玛雅等古老的文明遗存,以一种新鲜独特的面貌呈现在观者面前。

  科普不是给小朋友看的看图说话“我们也试图将所讲述的海洋文化置于人类文化史中,置于人类历史的大背景中……”图片展编委会召集人孙北林在《海的故事·世界篇》总序中阐释着展览背后的理念。

  打破原有的学科精细划分,不同专业领域的专家合作,进行多学科渗透的综合研究。因此,这些老先生们的目标,其实并不只是一场简单的图片展。“科普不是给小朋友看的看图说话,还应该孕育深厚的学术思想,传授研究方法,这样的科普在世界范围内都在起步阶段。”图片展主创者之一、78岁的徐鸿儒说。

  从2012年开始,这些老先生们就开始了“在路上”的研究模式--在大珠山遗址探寻青岛地区最早的人类活动遗迹,在“青岛第一村”即墨北阡贝丘遗址探索新石器中期人类食用的“山珍海味”,前往胶州板桥镇考察宋代海关,在即墨金口镇考察山东规模最大的天后宫……一辆大巴,十几名老友结伴而行,“因为是带着问题来的,所以以往走过的路也格外有意思”.年老力衰,步调虽慢,但贵在持之以恒,即使是雨天外出考察,这些老先生也会冒雨在泥泞中行进。

  为了拍到第一海水浴场 “与众不同的一面”,65岁的刘书明反反复复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为了保证每一张图片的真实性,他们拒绝使用网络资料,而是查阅一些权威的图书、画册,并且举办了多场座谈会、讨论会……在《青岛篇》中,90%以上的照片都是课题组自己拍摄的。

  青岛缺少文化的“后半截”

  “为什么人们常说,青岛是一片文化荒漠呢?”这是这些老先生经常思考的问题。徐鸿儒解释道,《易经》二十二卦的贲卦中,“文”即文饰、花纹,代表美丽的事物;而“化”侧重的是教化、普及。

  在他们看来,青岛缺少的只是文化的“后半截儿”.

  从广义上来讲,位于胶州城南的三里河遗址是中国古代海洋科学的起点,而百年前德国对青岛的殖民,也使这里成为中国近代海洋科学的开端。这是课题组对于青岛在中国海洋科学史中地位的界定。“从全国范围来看,青岛的海洋文化是极其发达的。可是,为什么咱们的很多公共文化场所,没有突出这样的文化特色呢?”

  经由史料整理、实地考察,进而将青岛海洋文化上升至海洋哲学的层面,在同一的理念之下,将所思所获以展览的形式加以普及。这就是课题组解决“化”的难题的路径。

  两场展览结束后,他们下一步的目标是编写一部“小丛书”,这些海洋领域的科研人员,或者依己所长,或是另起炉灶,大家写小书,兼顾大众和学术两个层面的可读性。

  岁的吴景阳就刚刚完成一部《李襄臣与山东现代盐业》,而此前,他是海洋环境领域的专家;80岁海洋地质专家赵松龄已完成了一部《崂山的冰期活动》;还未退休的吴钧的著作《青岛海洋学家的遗影》即将脱稿……目前,已有海洋文化史略、胶莱运河与元的航海活动、青岛的卫所、南极与国际法、航运大革命与世界经济一体化、海中的资源、海洋的灾害、世界名港等30余册题目正在与出版社筹划落实中。

  从专业研究到文化普及,既需包蕴主观思想,又要活泼有趣,这些写了半辈子专业学术论文的老先生,仍自感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