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蚊子攻击的首选对象?靠什么锁定猎物?

2015-05-18 11:14:00    所在频道:  知识    来源: 光明日报

  美国微软公司始创人比尔·盖茨曾列出了15种最致命生物,头号杀手竟然是不起眼的蚊子,人类自相残杀、毒蛇及狂犬病对人类的伤害都不及它--每年全世界有72.5万人被蚊子叮咬后罹患疾病而死亡,其中患上疟疾致死的就有约60万人,100多个国家的人民受此影响。但人类是蚊子攻击的首选对象吗?蚊子靠什么锁定猎物呢?

  吸血首选鸟类

  人们一直想弄明白,蚊子靠什么找到猎物,在叮咬时,它们也会有所选择吗?实际上,雄性蚊子是从来不叮咬人类的,它们的主要食物是花蜜和果汁。雌蚊子也不是嗜血成性的恶魔,它们需要摄取蛋白质以获得足够的营养来产卵,它们最喜欢鸟类和哺乳动物的血,实在找不到时,才选择了人类,所以,它们有理由乞求人类宽恕。

  起初,人们以为蚊子是没有嗅觉的,它们主要是通过对人体散发出来的热量进行追踪,并选择去叮咬谁。著名昆虫学家罗杰·莫迪尔博士深入研究发现,蚊子是有嗅觉的,准确地说,雌蚊是凭借特殊的感应器来寻找它们的猎物。它们对二氧化碳、热及汗水非常敏感,所以能在一定的距离内寻找恒温的哺乳类和鸟叮咬。如果二者碰巧在一起,它们宁肯选择叮咬难度较大的飞鸟。

  科学家在对蚊子的研究中还发现,人与鸟类竟然“气味相投”.

  罗杰·莫迪尔和他的研究小组,选择了来自不同种族背景的24个人,从这些人的前臂提取了气味混合物,然后对混合物的化学成分进行了分析。与此同时,他们对鸽子、小鸡的气味混合物也进行了分析,鸽子和小鸡是“南方库蚊”喜欢叮咬的两种动物。结果发现,在人类气味中占主导地位的有4种成分,其中一种叫作壬醛,这种成分在鸽子、小鸡的气味采样中也占有很高的浓度。

  人类惨遭蚊害千万年,竟然完全是因为这种气味的巧合。

  适应能力超越人类

  罗杰·莫迪尔可能是世界上极少数能够给蚊子正面评价的人。他说,至少从适应和进化方面看,我们要向它们学习。在环境骤然发生变化时,人类的孱弱显而易见,比如美洲的玛雅人和亚洲的楼兰人,都是因无法适应环境的嬗变而走向消亡。

  但小小蚊子就表现出了超越人类的顽强坚忍。在数亿年生活条件恶劣的情况下,蚊子仍演化出3500种不同的种类,生活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沙漠、树洞、洼地、草丛、旧轮胎、空罐子和所有的垃圾堆,无不是它们理想的家园。它们繁衍的唯一奢侈条件就是需要水源,但对水的品质没有丝毫要求。蚊子最神奇之处是它们尖锐而柔软的长喙,无论是坚硬的盔甲还是密实的毛皮,都不能阻挡蚊子尖喙的吸食。据说,北美驯鹿的毛皮是偶蹄类动物中最坚硬的,而它们的血正是阿拉斯加“食人巨蚊”的最爱,迁徙的驯鹿每天会被“食人巨蚊”吸去1/3升的血液。

  对蚊子研究多年的罗杰·莫迪尔说,蚊子之所以能够成功得以存活,是因为它们为了生存而进化出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并因此而得到了它们繁衍后代所需要的一切。

  蚊子与美国之战

  环境卫生状况差的地方就是蚊子滋生为害的天堂。尽管现在蚊子的主要受害者已不是美国人,而是第三世界民众,但比尔·盖茨关注灭蚊并非偶然,对蚊虫同仇敌忾是由来已久的“美国情结”.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对德宣战前便意识到传染性疾病,特别是通过蚊子叮咬传播的疟疾可能带来巨大损失,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控蚊运动。威尔逊总统还签发总统令,将致力于控蚊研究的USPHS并入美军,借以保护战时军队不受疟疾等传染病的困扰,最终,在参战的350万士兵中,仅有1400人患疟疾,死亡31人。人们无不赞扬威尔逊总统的先见之明。

  二战期间,随着太平洋战场的开辟,使美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热带传染病威胁。战争压力促使美国加紧了杀虫剂的研究,DDT最终从上万种化合物中胜出,相比于传统的灭蚊手段,DDT价廉、高效、持久,并且可同时杀灭幼虫和成虫,配合飞机喷洒控蚊效果更加显著。然而,人们后来发现DDT对环境有负面影响,它便逐渐淡出杀虫剂市场。